当前位置:兵团理论网 >治疆方略
将新疆经济发展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 作者:刘春宇 来源:新疆日报 发布日期:2023-01-09

  ■实体经济是一国经济的立身之本,是社会生产力的直接体现,也是一个地区创造社会财富、保障和改善民生的物质基础。我们要深入学习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坚持将新疆经济发展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强调建设现代化产业体系,要求“坚持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推进新型工业化,加快建设制造强国、质量强国、航天强国、交通强国、网络强国、数字中国。”实体经济是一国经济的立身之本,是社会生产力的直接体现,也是一个地区创造社会财富、保障和改善民生的物质基础。我们要深入学习贯彻党的二十大精神,坚持将新疆经济发展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

  加强顶层设计,科学谋划我区实体经济发展

  在我区经济社会发展的总体部署中,实体经济在稳增长和惠民生等方面都发挥着重要作用。加强顶层设计、科学谋划新疆实体经济发展,要切实把促进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与产业结构的优化调整有效结合起来,在统筹农业、工业和现代服务业等不同实体经济部门的产业特性、发展基础和增长前景等因素的基础上,充分考虑新疆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的重要作用,切实将“通道经济”转化为“产业经济”。一要加强宏观引导和协调,建立由自治区有关部门牵头的实体经济发展协调机制,优化配置政策资源。二要尽快研究制定新疆实体经济中长期发展规划,科学确定我区主要实体经济部门的发展路线图,合理分解各阶段发展目标。三要展开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和地区主要市场需求的调研,面向中亚和欧洲市场需求,科学谋划产业结构和产品结构的调整。四要为实体经济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营商环境,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严厉打击侵犯知识产权行为,提高侵权行为成本,确保市场机制的公平高效,为企业家把握市场机遇、创新商业模式、从事经济活动提供有效支持。

  加强金融体系对我区实体经济的支撑作用

  在金融政策统一性的前提下,率先改革的东部地区从市场化之初就努力构造金融活动与运行的市场经济基础,金融机构和实体经济有很强的拓展融资渠道的意识与能力,加上其自身利用金融资源的成本消化能力不断增强,效率不断提高,从而使这些地区形成了较强的资本积聚能力。新疆的经济发展水平、市场化程度和实体经济对融资成本的承受能力都比较弱,对金融资源潜在的需求未能转化为现实的需求,金融资源产生的利用效率较低,因此,金融机构对新疆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远低于中东部地区,我区实体经济的货币需求并没有得到有效满足。

  新形势下,必须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质要求,着力推进金融创新,确保资金投向实体经济,满足实体经济部门合理的资金需求。在宏观审慎的原则下,根据实体经济的资金需求,结合货币政策的其他目标,保持社会融资规模适度稳定增长,既为实体经济发展提供必要的资金支持,又对实体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形成必要的压力。可以考虑通过优化信贷存量,加大对战略性新兴产业、现代服务业、传统产业改造升级和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同时,要加快发展多层次金融市场,建立健全涵盖风险投资、资本市场、银行信贷等方面的完整金融服务链条,使处于不同发展阶段的实体经济企业,都能以合理的代价获得有效金融支持。此外,要探索完善金融、财政、税收、土地、科技、环保等政策协调运行的机制,形成合理的行业利润分布结构,为金融体系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创造良好的政策环境。

  着力提高我区实体经济的产业创新能力

  过去40多年,中东部地区的实体经济参与国际竞争的最大比较优势在于较低的要素成本,包括劳动力工资、土地价格、原材料成本以及能源价格等。正是利用这些优势,中东部地区的实体经济利用大量外资发展制造业和加工贸易,进而带动经济长期高速增长。然而,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生产要素、劳动力和能源价格不断上涨。以原材料、燃料、动力购进价格为例,按1990年定基指数计算,截至2021年,年平均增长率为3.72%。同期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平均增长率为1.86%。这使本来就发展相对滞后的新疆实体经济无法享受低生产要素带来的红利。在生产要素成本不断提高的条件下,我区实体经济发展必须要从过去的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型。一是政府要针对企业建立创新研发活动的激励机制,从政策层面最大力度支持实体经济自主创新。二是通过知识产权保护、加速折旧、减免税收等手段,提高实体经济技术创新的收益率。三是完善企业、科技研发机构的成果转化机制,通过大幅提高科研成果的使用效率,加快促进科研成果向区内实体经济的应用转化。四是根据各实体经济部门的需要,制定实施一揽子创新驱动发展措施,帮助企业克服技术进步的市场性和发展性障碍,引导企业强化研发投入、提高创新效率,在企业进行创新路径选择时,给予协调和指导。

  促进我区实体经济在各行业协调发展

  当前,我区实体经济在各行业发展不平衡、不协调,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基础性、资源性行业比重过大,下游制造业行业总体基础薄弱、质量不优。2021年,新疆工业企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比重的前十个行业分别为: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煤炭开采和洗选业,非金属矿物制品业,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开采专业及辅助性活动,纺织业。从排序和比重来看,新疆工业实体经济的基本结构特点就是重工业太重、轻工业太轻,十大行业只有纺织业是轻工业,且比重偏低。这种结构特点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由新疆的资源禀赋特点决定的。因此,破解我区实体经济在各行业发展不协调的难题,一要抓紧制定实施公开透明的市场准入标准,切实放宽市场准入,真正破除各种有形和无形的壁垒,完善和落实促进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各项政策措施,鼓励民间资本进入基础性、资源性行业,增强实体经济在上游行业的竞争程度;二要对整体基础薄弱、低质低效的行业,通过兼并重组、淘汰落后产能等手段,适度提高产业集中度;三要围绕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产业构建的需要和设计,引进国内相关优势实体经济,在新疆建厂或建设相关配套企业,同时让更多新疆实体经济的优势产品搭上中欧班列。

责任编辑:张瑜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