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兵团理论网 >治疆方略
新疆历史上的屯垦戍边对边疆治理的重要作用 作者:兵团党委编办 发布日期:2018-11-28
  历史不容磨灭,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从公元前60年新疆(古称西域)正式纳入中国版图到新中国成立的二千多年来,无论是国家统一时期,还是割据动乱时期,历史上每一个王朝都把西域视为故土,保持着对新疆地区的统属关系。新疆始终没有脱离中国的版图,始终没有离开祖国的怀抱。考察新疆历史发展进程,不难发现,屯垦戍边在捍卫新疆这块祖国领土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屯垦戍边作为历代中央政府治理新疆地区的基本国策,强化了中央政权对新疆的领土归属,强化了新疆与内地族际间的文化共同体意识,也强化了包括新疆地区各民族在内的中华民族意识。据史可考,中央政府在新疆的屯垦戍边最早见于汉武帝元封六年(公元前105年)的赤谷屯田,这比公元前60年西域正式成为中国领土组成部分早40多年。可以说新疆屯垦戍边史,就是新疆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见证史。
  一、 屯垦戍边强化了新疆各民族的大一统国家意识
  公元前101年,汉驻军屯田于渠犁(今轮台和库尔勒)两地,并置使者校尉管理屯田事务。公元前68年到公元前62年,西汉相继派兵至车师交河(今吐鲁番地区),设置戊己校尉专司屯田。公元前60年,西汉设立西域都护府,汉朝正式开始在西域行使最高统治权和管辖权,对西域实施有效治理,西域从此成为我国领土的组成部分。西汉时期,屯田近70年,逐渐形成都护、戊己校尉、曲侯和屯长四级管理体制,直属中央大司农管理。东汉沿袭西汉成例,继续设置西域都护及戊己校尉管理西域,屯田区域扩大到今鄯善县鲁克沁一带。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央政府羸弱,对西域的管理虽相对削弱,但派遣官吏,推行中央政令从未中断。北魏时期,在鄯善“赋役其民,比之郡县”。隋代,隋炀帝即位后积极经营西域,在伊吾大兴屯田,并先后在鄯善、且末、伊吾三地设郡。唐朝在西域设置支度营田使专管西域屯田,屯田出现繁荣局面。管辖上,设立了安西都护府与北庭都护府,下设有军、守捉、城、镇等军事机构,并把均田制和租庸调制也推行到西域。元代,西域屯田长达20年,设立了别失八里、阿姆河等处行尚书省,有中央政府所辖蒙古军、汉军和新附军驻守西域各地,并按人丁收税。清代屯田,范围遍及南北疆。1762年设置“总统伊犁等处将军”,伊犁将军是清朝在新疆地区的最高军政长官,统领全疆各地驻防官兵,兼理地方行政事务,同时还根据新疆特点制订了《回疆则例》,保证《大清律》在新疆推行。1884年新疆建省,管理、税制等与内地趋于一致。不难看出,屯田西域,代代沿袭,历代中央政权在西域一直设立有军事及行政机构,派驻大量军队戍边,并大量屯田,行使管辖权、自卫权,保持着对西域的有效管理。屯垦戍边推动并强化了中央政权对新疆地区的主权统属,进而增强了新疆各族人民对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国家意识。
  二、 屯垦戍边强化了新疆各民族文化的中华文化共同体意识
  新疆与中原地区很早就有往来,这从出土文物和《穆天子传》、《山海经》、《尚书》等史籍记载中都能得到印证。而屯垦戍边更是将这种联系与交流深入化、广泛化、持续化,并增加了新疆与内地的亲和力。据统计,西汉在西域屯垦113年,东汉在西域屯垦l28年,魏晋两朝在西域屯垦96年,隋朝在西域屯垦10年,唐朝在西域屯垦160多年,元朝在西域屯垦20年,清朝在西域屯垦195年。如此长时间的影响,绵延2000多年的屯垦戍边,持续促进了新疆地区各族人民对中央政权的认同与向往。
  屯垦戍边也促进了新疆经济的发展,尤其是农业开发,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当地政治社会稳定,为新疆地区发展以及与内地大规模、持续性的经济文化交流提供了物质条件。举世闻名的“丝绸之路”就是真实写照。内地先进生产工具及生产技术因垦田而传入新疆,尤其是汉家礼仪,新疆各民族竞相学习;新疆种类丰富的畜牧产品、瓜果蔬菜以及舞蹈音乐等传入内地,唐朝宫廷乐中流行的龟兹乐、疏勒乐、高昌乐就是明证。因屯田而兴起的长期的共同生活和持续的经济文化交流,使新疆与内地各族人民之间文化认同得以加强,民族间的统一体意识、发展空间中的整体意识和文化上的共同体意识逐渐形成并进一步加强。
  三、 屯垦戍边强化了新疆各民族荣辱与共的中华民族意识
  据统计,西汉在西域屯军有2万余人、东汉的屯军有5000人、魏晋十六国和北朝时的屯军2000余人、元朝在西域的屯垦军民达5.7万余人、清朝前期在西域屯丁共有12.67万人。新疆的屯垦戍边不仅人数多而且范围广,屯田遍及天山南北、遍布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周缘。大量屯垦戍边的内地人口融入新疆各民族中,促进了各民族间的交往交流交融。屯垦戍边的存在为新疆提供了较为稳定的社会环境,新疆民族与内地民族、新疆各民族之间交流持续加强,汉、匈奴、鲜卑、吐谷浑、突厥、回鹘、吐蕃、契丹、蒙古、满、锡伯、达斡尔、俄罗斯、塔塔尔等各民族之间形成分布上交错居住和血缘上相互交融的格局。这种交融与演化使新疆各民族之间的内聚力和向心力不断增强,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逐渐形成。清代土尔扈特部的回归,维吾尔、回、柯尔克孜、汉等各民族群众自发抗击浩罕汗国阿古柏入侵新疆,为维护国家统一做出重要贡献。
  屯垦戍边是我国历史上中央王朝治理新疆的基本国策和成功经验。它对维护多民族国家的统一与领土完整,实现国家的繁荣与统一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历史一次次证明:屯垦兴,西域兴,国家兴;屯垦废,则西域乱,国家乱。新中国成立后,党中央高瞻远瞩、深谋远虑,在新疆组建生产建设兵团,大力发展屯垦戍边事业,是党中央治国安邦的战略布局,是强化边疆治理的重要方略。60多年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作为新中国一支重要的屯垦戍边力量,广大干部职工群众铸就并传承“兵团精神”,忠实履行党和国家赋予的屯垦戍边职责使命,在开发建设新疆,增进民族团结、维护社会稳定、巩固西北边防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新时代赋予兵团新的使命,兵团要以史为鉴,更好担负起维稳戍边使命,履行好“三大功能”,发挥好“四大作用”,坚决与“三股势力”“双泛”思潮作坚决斗争,捍卫祖国统一与领土完整,为实现新疆工作总目标、谱写“中国梦”做出新的更大贡献。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