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兵团理论网 >学习兵团
从三个层面看扩大内需战略的实施 作者:陈旭东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发布日期:2023-01-17

  2022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五次提到“内需”,在谈到2023年要抓好的五个方面重点工作时,将“着力扩大国内需求”摆在首位,提出“要把恢复和扩大消费摆在优先位置。增强消费能力,改善消费条件,创新消费场景”。《扩大内需战略规划纲要(2022-2035年)》和《“十四五”扩大内需战略实施方案》,也分别于2022年12月14日和15日对外发布。可见,扩大内需已经不仅是2023年经济工作的重点所在,还是“十四五”乃至未来相当长一个时期的战略安排。

  立足新的历史条件,推动扩大内需战略顺利落地,必须坚持系统观念,把握基本原则,做到纲举目张。

  扩大内需应将恢复和扩大消费摆在优先位置

  随着我国经济转型升级,消费作为经济增长主驱动力的作用正持续凸显。2021年我国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65.4%,比资本形成总额的贡献率高51.7个百分点,是经济增长的第一驱动力。其中,居民消费支出在最终消费支出中的占比为70.7%,最终消费率也达到54.5%,比2012年提高3.4个百分点。2022年受疫情影响,消费缺口较大,导致经济增长与预期目标有所偏离。随着疫情防控政策的逐步优化调整以及一系列促销费政策的出台,受抑制消费特别是接触型、聚集型、服务型消费有望得到逐步恢复和扩大,将对经济增长形成更强的拉动作用。

  恢复和扩大消费要多管齐下。一要多种渠道增加居民收入,增强消费能力。受疫情影响,2020-2021年我国居民收入增长放缓,出现不敢消费、储蓄倾向增强的情况,要采取强有力措施增加居民收入,特别是提高消费倾向较高的中低收入居民的消费能力。二要多种方式激发消费意愿,改善消费条件。政府可以结合居民对不同商品和服务的消费倾向设计消费券抵扣机制,同时破除在住房、汽车等领域的一些限制性措施。三要多种手段增加消费场景,释放消费潜力。引导企业充分利用5G、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数字技术赋能增加消费场景和模式,扩大消费拉动效应。

  扩大内需应与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机结合

  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有机统一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旨在于提高供给体系的质量和效率,提高经济的全要素生产率,进而提高经济内涵型发展程度和潜在增长率,高质量供给有利于激发、创造新的有效需求,扩大内需的政策举措则有利于对高质量供给体系形成正反馈,帮助其提升效益,实现更高水平的供给需求良性循环和投资消费动态平衡,最终有利于提升中国经济的长期发展潜力。

  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关键在于推动技术进步和制度优化。一要从技术层面加快产业体系优化升级步伐。加大制造业研发和数字化改造的投资力度,加大新领域新赛道的投入强度,提高技术要素质量和资源配置效率。这样既创造了当期投资需求,未来形成高质量供给后,又会进一步创造有效消费需求。二要从制度层面着力增强市场微观主体活力。我国民营企业占市场主体比例超过95%,创造的城镇就业超过80%,是供给体系和需求体系的重要结合点,要从制度和法律上把对国企民企一视同仁平等对待的要求真正落实好,从政策和舆论上鼓励支持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发展壮大。

  扩大内需应与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有机衔接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二十大报告中指出,要“依托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以国内大循环吸引全球资源要素,增强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联动效应”。我国已经是全球第二大商品消费市场,并成为最具吸引力的外商直接投资目的国之一。新发展格局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但不是不要国际大循环,相反要以高水平对外开放更深度地融入国际大循环,以提升国内大循环的效率和水平,实现国内国际双循环互促互进。

  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对扩大内需的促进作用有两个重要着力点。一是将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与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结合起来,扩大内陆开放、加快沿边开放、提升沿海开放层次,形成具有更多面向、更宽尺度、更深层次的开放高度。区域经济发展程度与对外开放程度相关度很高。二是将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与提升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结合起来。巩固拓展与周边国家产业链供应链合作,以互利共赢为前提深化国际产能合作,同时以内需优势集聚国外创新资源来华投资创业,促进产业链补链、延链、固链、强链。

  在2023年乃至今后一个时期,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必须坚持以推动高质量发展为主题,短期内应把恢复和扩大消费摆在优先位置,让经济增长恢复到常态水平,中长期内应把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同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机结合起来,把实施扩大内需战略同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有机衔接起来,着力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激发市场微观主体活力,推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提升产业链供应链韧性和安全水平,增强国内大循环的效率和水平。过去十年,中国经济这艘巨轮已经驶过了极不平凡的航程,未来也必将沿着高质量发展航道继续破浪前行,驶向更加美好的明天。

  (作者系上海财经大学中国经济思想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副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张瑜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