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兵团理论网 >文史
“樱桃宴”原是新科进士宴会的雅称 作者:许晖 来源:天津日报 发布日期:2022-05-16
 在中国古代的水果谱系里,樱桃不仅是时令果品,而且还是祭祀所用的尊贵果品。《礼记·月令》载:“(仲夏之月)天子乃以雏尝黍,羞以含桃,先荐寝庙。”仲夏是夏季的第二个月;“雏”指小鸡;“尝”在这里不是指品尝,而是指将新收获的时鲜之物祭献给宗庙里的祖先;“羞”是进献之意;“寝庙”即宗庙。天子要准备好小鸡、黍子和樱桃,将这些新物进献给宗庙里的祖先。东汉学者郑玄注解说:“含桃,樱桃也。”唐代学者孔颖达进一步注解说:“此独羞含桃者,以此果先成,异于余物,故特记之。”

  那么,先于别的水果成熟的樱桃为什么又称作“含桃”呢?在为《吕氏春秋·仲夏纪》“羞以含桃”所作的注中,东汉学者高诱注解说:“含桃,莺桃,莺鸟所含食,故言含桃。是月而熟,故进之。”原来,樱桃乃是黄鹂喜欢含食的水果,故以“含桃”为名。

  到了唐代,达官贵人们食用樱桃更加讲究。据五代学者王定保所著《唐摭言》“慈恩寺题名游赏赋咏杂记”一条记载:“新进士尤重樱桃宴。乾符四年,永宁刘公第二子覃及第,时公以故相镇淮南,敕邸吏日以银一铤资覃醵罚,而覃所费往往数倍。邸吏以闻,公命取足而已。会时及荐新,状元方议醵率,覃潜遣人厚以金帛预购数十石矣。于是独置是宴,大会公卿。时京国樱桃初出,虽贵达未适口,而覃山积铺席,复和以糖酪者,人享蛮榼一小盎,亦不啻数升,以至参御辈,靡不沾足。”

  “乾符”是唐僖宗的年号,乾符四年即公元877年;“刘公”指刘邺,做过宰相,此时镇守淮南;“铤”,熔铸成条块等固定形状的金银,一铤合五十两银子;“醵”,凑钱聚饮;“荐新”,以时鲜的新物祭献神灵和祖先;“醵率”,按规定的标准凑钱聚饮;“石”,重量单位,一石约为一百二十斤;“京国”,指京城长安;“蛮榼”,南方所制的酒器。

  “樱桃宴”作为新科进士宴会的雅称,就起源于唐僖宗乾符四年。这一年,刘邺的二儿子刘覃考中进士,刘邺有钱,每日供给儿子五十两银子,供他聚饮之用。到了荐新的时候,由状元出头凑钱聚饮,而刘覃早已暗地里预购了数十石樱桃,大摆宴席。此时樱桃刚刚成熟,即使是达官贵人也还没有吃到,而刘覃的宴席上却堆得像山一样,同时又辅以糖和乳酪,每人都享用到一小杯,连跟从的驾车人都沾光吃到了樱桃。

  可别小看人人都享用到的这“一小盎”,在唐代的果品中,樱桃排名第三,平常人根本吃不起。农历三四月间用樱桃“荐新”,唐人称之为“樱笋时”,樱桃和春笋上市的时节。据唐人李淖所著《秦中岁时记》载:“长安四月十五日,自堂厨至百司厨,通谓之樱笋厨。”也就是说,四月的长安,百官有“樱笋厨”,而发榜之后的新科进士们则有“樱桃宴”,不仅与时令相符,而且“樱桃初出”的吉兆正对应了金榜题名的欢喜。

责任编辑:冯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