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兵团理论网 >科教
呵护幼师中的“他” 作者:彭解华 来源:中国教育报 发布日期:2020-08-31

  去年,我园引进了3名男性免费师范生。相对于一名男幼师的“孤独”,3名男幼师的同时登场,马上引起了大家的议论:“男幼师可是凤毛麟角,肯定更受领导器重,发展空间更大……”事实上,这几名男幼师对自己即将从事的事业并不乐观:“我们好多师哥因为各种原因跳槽了,待下去的也悄无声息了……面对那么多女老师,他们瞬间被淹没了,我们对未来很担心!”确实,他们的担忧非常符合当下男幼师队伍的实际,“边缘化”“留不住”“低效能”是其生存常态。我园这样一个“三人行”队伍又会有怎样的发展轨迹呢?

  3名男幼师,人数较少,进行专门的研培管理,成本太高难以持续,但他们的发展却一点不能忽视。为及时了解他们的工作状态、心理需求、发展困惑并提供支持,我们对他们进行了追踪式管理。这一年里,我们采用访谈、问卷、沙龙等形式,通过追踪3名男幼师身边的人(配班教师、保育员和家长)和男幼师自己,多维度了解他们的情况,并适时调整培养和管理方式。

  一年的实践探索大大提高了3名男幼师的活力,增加了他们的职业幸福感、融入感、主体感和成就感。当然,我们也发现,除了工资待遇这个因素外,身份被边缘化、专业发展定位被动、缺乏针对性的培养路径,成了影响这3名男幼师发展的主要因素。当然,这些应该也是影响大部分男幼师发展的因素。如果能有针对性地调整这些因素,或许会大大提升男幼师团队的稳定性和积极性。

  角色认同从边缘化向主流化转变 

  多次与3名男幼师交流,我们逐渐意识到,在幼儿园里,男幼师被同行“差别对待”是较普遍的现象,这也使他们的身份被日渐边缘化了。

  在随访记录里,3名男幼师就“吐槽”了他们被“多欺少”的经历,遭遇被“表决”、含沙射影的揶揄等。比如,“你是领导的宠儿,幼儿园的门面”,“大家举手表决,少数服从多数”等。

  类似的话题他们多次提及。或许女教师并无恶意,这些话也多是随口一说,但的确给男幼师造成了困扰。长此以往,在这种“多对少”的局面下,作为当事人的男幼师,心里会很不舒服。

  因此,作为幼儿园管理层,必须正视这样一个问题:要让全体教师认同男幼师的独特性与重要性,激发女教师对异性同行的尊重,首先体现在“言语表达”上。

  首先,行政管理层需明确确立男幼师的主体地位。可通过政治学习、业务培训的机会,向教师阐述政府层面推进“男幼师培育”的政策要义;可以通过专题沙龙,开展“如何与异性同行交流”“幼儿需要的别样引领”等话题研讨,相互启发,达成共识;还可邀请有异性配班经历的教师,讲讲自己的故事。只有引导教师客观、公正看待男幼师,保持合理的“言语”距离,才能帮助男幼师回归集体,确立自己的主体认同。

  其次,调动年级组长、骨干等威信度高的教师“穿针引线”,营造尊重友爱的团队文化。相对来说,幼儿园的骨干成员待人接物更成熟稳重,职业敏感度也更高,发动其在同事之间的调和作用,效果更好。

  男幼师A在一次交流反馈中就真诚表达了对某老师的感谢,他说:“因为她的引导,同事们对我越来越平等了,凡事不再‘绑架’我,而是征询我的建议。我越来越爱我的年级组了。”

  专业发展从他设特长型向内设综合型转变 

  幼儿园习惯从性别特点或园所需求出发,为男幼师定制特色岗位,例如,乐动老师、“金箍棒老师”“E博士”等。可事实上,每名男幼师对自己的兴趣和职业方向都有相应的理解和定位,并不是所有人都对体育或科学感兴趣。例如,男幼师C就觉得自己天生能当“爸爸”,他很喜欢给女孩梳辫子。因此,男幼师的专业发展应从“他设特长型”向“内设综合型”转变。

  关于男幼师的专业方向,幼儿园要尊重其自我评估与规划,同时创设条件和平台,鞭策他们在自己选择的领域不断提升水平。

  要尊重男幼师自我发展的积极性,最重要的是让男幼师有机会全面了解幼儿园工作。虽说保教合一是幼师专业综合性的体现,但进入幼儿园后,因担心男幼师“粗手粗脚”不会做、担心家长有顾虑、女童避嫌等问题,配班女教师和保育员一般会全权承担起保育责任,而男幼师只需承担教育部分的责任。长此以往,男幼师很难真正建立起对幼教工作的全面认知和情感,女教师也觉得压力大。因此,建议新入职1—3年的男幼师全面带班。幼儿园可通过设岗选岗、聘请搭档、申请班级等形式,给予男幼师更多自主选择权,也可让教师自行商议分工,做到“分工不分家,合作不憋屈”。

  培养管理由从众式向自主式转变 

  男幼师群体人数不多,因此,对于他们的培训,通常缺少针对性,都是把他们和女教师放在一个群体中进行培养。缺乏归属感和成就感是他们对培训的直观感受。比如,男幼师A希望建立男教师联盟,有专门的系统培训,男幼师C希望有更大的展示舞台等。他们不希望被淹没在女性群体里,而是渴望在稳步发展的同时突破自我。基于此,男幼师的培养管理就不能简单地“一刀切”,而应该从“从众式”向“自主式”转变。

  在规范中循序渐进。很多男幼师进园就脱离班级,从事电教、体能教育等专职工作。这种刻板的管理方式并不符合他们的发展目标。一方面会造成根基不稳。男幼师只有进班,才能真正践行幼师专业标准,通过和孩子、家长互动,逐步领悟学前教育的真谛。另一方面会影响男幼师建立职业归属感。只有扎扎实实和孩子们生活在一起,男幼师对职业的情感和情绪体验才深刻,才能真正建立起职业信仰和认同。因此,男幼师进园后应先安心扎根于班级管理工作,再循序渐进地向前发展。

  支持男幼师自主成长。男幼师精力充沛,决策力、行动力都很强。对于这样一个活跃的群体,如果在培训层面没有可行的途径,不如把发展重心下移,赋予他们更多的实践探索权,充分挖掘他们的自主意识。例如,我园3名男幼师自己策划,发布招募函,成立了“超级宝贝”体能成长营。在他们的带领下,园所形成了一股自主研学、愉悦共进的新风向。

  男幼师是一股幼教新力量,为幼教人员结构提供了性别补偿。他们既可能被众多女性“淹没”,也可能形成鲇鱼效应,只要善加利用,就能成为激发团队结构转变的新生力量,而这需要幼儿园主动承担起培养职责。

  (作者单位:江苏省丹阳市新区普善幼儿园)

责任编辑:赵宇